小毛部落格公告

未滿十八歲的讀者請離開本部落格。本部落格無論文字、圖片、影音等內容皆為十八歲以下不宜觀賞,小毛已善盡告知讀者之義務!本人毫無任何違反兒童及少年性交易防制條例 29條所稱:「以廣告物、出版品、廣播、電視、 電子訊號、電腦網路,或其他媒體 ,散布、播送或刊登足以引誘、媒介、暗示,或其他促使人為性交易之訊息者」的用意!

未經作者本人與版權所有者 Taiwan Miles Biotechnology Co., LTD.同意,本部落格的任何文字、圖片、影音,均禁止轉載為商業用途,否則將採取法律途徑

2015年12月17日 星期四

【BDSM】絕對服從-主與奴的鐵律 Dominance & Submission for BDSM



他忙不迭蠕動著喉頭,企圖將不斷湧入口中的飲用水全嚥進肚子。
當巨量寶特瓶中的水一滴不剩,他終於有種如釋重負的快感。
站在他面前的K先生,拔掉他嘴裡的插管,拍拍他隆起的小腹,讚道:「一口氣灌入兩公升的礦泉水還面不改色,不錯嘛!」
他忍著瀕臨洩洪的腹部,堅定地說:「主人的賞賜,賤奴全部接受!」



「很好。」K先生拿起一個裝有白色濃稠液體的量杯。他認得,那是方才K先生對他強制取精五次的產物。
只見K先生將一瓶柳橙汁倒入量杯充分攪拌均勻,遞到他面前。
他知道接下來將發生什麼事,臉上不禁略有難色。
「怎麼?不敢嚐自己精液的味道嗎?」
K先生不等他回應,已經將插管塞入他的嘴裡,然後將量杯的液體一口氣全倒進連接於插管上方的漏斗中。





或許是柳橙汁的酸甜蓋過了精液獨有的腥味,以致完全沒有預期的難以下嚥;但不知是否心理作用,他始終覺得有些稠狀物哽在喉間令他隱隱作嘔。
K先生拔掉他嘴裡的插管,問:「如何?味道還可以吧?」
他嚥了一大口唾液企圖沖刷喉間的不適感。「主人的賞賜,賤奴全部接受。」





「很好。那我們繼續吧。」K先生拉下褲拉鍊,將量杯移到生殖器下方,未幾,一道金黃色的水柱從尿道口汩汩而出。
他目瞪口呆看著眼前這片光景,一想起接下來可能發生的事,他不禁頭皮發麻……
「主人,不……」
不容他有半分辯駁,K先生已經將插管塞進他的口中,沒有絲毫遲疑就將量杯中的金黃液體倒入漏斗。

全身被五花大綁在椅子上動彈不得的他,只能皺眉閉眼強忍接受那股溫熱的暖流湧進他的喉頭,強烈刺鼻的騷味令他嗆了好幾口。
「如何?還頂得住吧?」
K先生一將插管抽離,他立刻忙不迭大口呼吸。「主…主人的賞賜,賤奴全部接受……」
他嘴裡每吐出一個字,伴隨而來的盡是濃烈的尿騷味。




「很好。」K先生打開一個密封的鐵罐,將鑷子伸入裡頭。「既然你的服從性這麼高,主人就賞賜你一點好東西。」
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K先生居然從鐵罐中夾出一條超過十五公分長的蜈蚣!
他定睛再看個仔細,非常肯定那並不是惡作劇用的玩具蜈蚣,而是活生生、正不停蠕動身軀的毒物!
『難不成他想這玩意丟進我的嘴裡!?』一想到此,他倏地頭皮發麻、背脊發涼,身體開始不停掙扎。
「主人…不要玩了,會鬧出人命的……」
「不是說主人的賞賜,賤奴全部接受嗎?」K先生好整以暇地將鑷子遞到他的面前,那條近在咫尺的長蟲嚇得他面色鐵青!
「停…停止,快停止!我不玩了…我不玩了……」
只見K先生板著臉,肅然說道:「SM可不是你想玩就玩,喊停就停的遊戲。」
這傢伙是來真的!




他打顫地望著眼前這個面無表情的人,不,他根本是玩弄人命的魔鬼!
他更加奮力掙扎著,企圖擺脫身上的繩縛。
彷彿在嘲笑他徒勞無功的反抗,那條毒物已經被置於漏斗上方。
他不禁破口大罵:「住手!快住手!我不玩了!不玩了!幹!我肏死你這個沒人性的死變態……」
K先生用插管堵住他一連串的咒罵,儘管嘴巴被塞住,他依然不停扭動著身體,企圖挽回最後一絲生機!
「認命吧。」
就在K先生毫不留情將大蜈蚣丟入漏斗的那一刻,他驀然閉起雙眼、繃緊全身的神經,咬牙迎接異物鑽進喉頭那種未可預測的恐懼感。




然而--
不曉得是不是恐懼放大了時間的流逝,他竟感覺過了良久依然沒有東西進入口中。
緊閉的雙眼打開一條縫,全身的神經仍然不敢鬆懈,他瞇著眼打探週遭的動靜。
四周一片靜默,靜得他只聽到自己強烈鼓動的心跳聲。
他稍稍放鬆繃緊的神經,睜開雙眼一臉茫然地望著佇立在他面前的K先生。
K先生將他臉上的漏斗型面枷取下。「漏斗與插管的接口處有個過濾網,蜈蚣根本不會爬進你嘴裡。一切到此結束了。」
一聽K先生這麼說,他頓時如釋重負。




「等等,主人您說『一切到此結束』是什麼意思?」
「不要叫我主人。」只見K先生不急不徐道:「主奴的關係是建立在完全的信任上,主人必須在保證奴的安全無虞情況下施予調教,而奴則須願意將自己的身體與心靈完全交給主人,沒有絲毫懷疑,任由主人調教;若奴對主人無法百分百的信任,則關係立即崩解。既然你對我的信任與忠誠僅止於此,那我們的主奴關係也就到此結束了!」
「主人!賤奴不該不信任主人,請主人再給賤奴一次機會!」
「機會已經給你了,是你自己不把握!」
說完,K先生已經拎起隨身提袋準備離開。
「等等!」他連忙喊道:「就算真的不玩了,你是不是該把我身上的繩子解開再走?」
只見K先生對著他輕蔑一笑:「解除了主奴關係,我跟你不過是互不相識的路人甲,我沒義務幫你解開繩子。」


「這個鐵皮屋的位置雖然偏僻了些,但是每到晚上都會有流浪漢前來寄宿,或許到時候你可以請他們幫忙解開束縛。不過我想你可能要先想好怎麼跟他們解釋你一個大男人為什麼會全身赤裸被五花大綁在這間廢棄屋裡。」

話一說完,K先生便逕自昂首大步離去。被他拋在身後的是鐵皮屋內一連串不堪入耳的咒罵與伴隨而來的絕望嚎哭。


「主奴的關係是建立在完全的信任上,主人必須在保證奴的安全無虞情況下施予調教,而奴則須願意將自己的身體與心靈完全交給主人,沒有絲毫懷疑,任由主人調教;若奴對主人無法百分百的信任,則關係立即崩解。既然你對我的信任與忠誠僅止於此,那我們的主奴關係也就到此結束了!」










COOL GUY 酷兒通販時尚精品:http://www.coolguy.com.tw/


美國 665 瓊漿玉液流質餵食面罩 FUNNEL GAG Locking Buckle Hood 讓主人親自餵食對你的愛



立刻加入小毛的LINE:qstore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